突然想到黑寡妇今天还得参加擂台停下来望着黑

 
    叶潇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翻开整理出来的阵法书。
 
    就是一个阵法:“聚灵阵。”
 
    大部分都是内容方面的解释,而小部分就是阵法如何摆设,看到这一部分的内容解释,叶潇也算是明白了,为什么武道不同,每个人的修炼速度都会不同,武道其实就是一种引导灵气进入身体的修炼法门,不同的武道,吸收灵气的速度也各不相同,所以就早就了三千种武道的顺序,基本上武道可以分为,很多个部分,只不过这上面也没有武道方面的详细解释,只是一个笼统的概念,而这个阵法,如果摆设下来,就能够增加阵法里面的灵气,就算是一个凡阶的武道,也能够大大提升它的效率。
 
    看到叶潇很认真的在看这本阵法书,黑寡妇也悄然退了出去。
 
    她虽然相信,叶潇不会介意她也看看这本书,但是她也不想打扰到叶潇,回到书房,黑寡妇的心绪还是没能够平静,阵法,被称为三大奇书之一,又怎么可能简单?而且,她对这个世界的了解,恐怕比起龙帮的所有人都要深刻,她知道,在炎黄部落时代的时候,就有一种职业,那就是阵法师,这种人精通很多的阵法,靠自己的灵气就能够摆设出阵法,这种人的数量很少,因为,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成为阵法师的,还有一种则是后天的阵法师,也就是靠一些具有灵气的物件来摆设出阵法。
 
    黑寡妇坐在书房里面,微微仰着头,喃喃道:“他能够成为一个阵法师吗?”
 
    阵法师有多强大,她也不知道,只不过,在一些文献资料里面,却是一笔带过的用两个字来评价过阵法师——恐怖,这种人数量虽然少,但是却能够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,而且,那天在龙帮总部,救了他们的人,应该就是一个阵法师,只不过,不知道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,先天的可以利用阵法来战斗,举手投足之间都能够打出一个阵法,但是后天的,就只能够摆设出一些辅助类的阵法,两者之间简直就是天差地别,黑寡妇喝了一口水,才让自己的思绪稍稍平静了下来。
 
    而在房间里面的叶潇,显然也不能够淡定了。
 
    这种阵法的作用实在是太大了,兼职就是一个作弊器,布置一个阵法出来,这样,只要在阵法里面的人,修炼速度都能够提升很多,只是叶潇一直都没有注意到,这个聚灵阵后面写了一个辅助两字,这样的阵法没有半点的杀伤力,后面没有图形,只有一些朦胧的解释,而摆放阵法,需要大量带有灵气的石头,前面几种,叶潇都没有听过,比如什么天青石,地魔石,人魔珠,不过后面还有一些例如玉石之类的,叶潇直接将黑寡妇叫了过来,直接问道:“这里有没有玉石?”
 
    黑寡妇微微愣了愣,尴尬的道:“我这里没有,不过,在我们天机市有些玉石商店里面有。”
 
    “马上让周凯给我弄一批玉石过来,越多越好。”
 
    黑寡妇听完,微微一愣,心底有些失望,显然,她认为叶潇不是一个先天的阵法师,只能够成为后天了,其实她不知道的是,阵法也分为先天和后天两种,像聚灵阵这一类辅助的阵法,先天的阵法师虽然也可以用自己作为阵眼来布置,但是,这种需要存在时间长,用来辅助别人修炼的,就算是一个再牛逼的阵法师,估计也经不住这样的消耗,所以,这一类的阵法,直接就被炎黄部落时代的阵法师划分成了辅助类的阵法。
 
    黑寡妇离开之后。
 
    叶潇慢慢的开始研究起阵法来。
 
    特别是,上面还有一份阵法入门的知识,让叶潇可以说是欣喜若狂,周凯的办事效率不慢,一个小时不到,就找人拉了一车的玉石过来,看到这些玉石,叶潇也是微微一愣,这些玉石和自己那个时代的差不多,只是看一眼就发现,这些玉石的成色很杂,见叶潇在盯着这些玉石看,周凯微微愣了愣,才不好意思的道:“龙主,你要的时间紧迫,我只能够随便买一点回来了,不过,这些玩意可不便宜,雕刻出来特别惹女人喜欢,所以,价格都贵得离谱,这还只是普通的,要是换成好的玉石,价格更是贵得咋舌,这一车的玉石,就花了我一亿多了,如果要更好的,估计价格还会往上面翻好几倍都不止。”
 
    叶潇点了点头,倒也没有去计较这些玉石的价格,而挥了挥手,让他们可以出去了。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两千零一章 实验
 
    周凯第一个走出去,黑寡妇第二个,然后顺手关上了门,等黑寡妇关上门后,周凯才一脸莫名其妙的道:“黑寡妇,龙主怎么突然间就迷上了玉石了?最好劝龙主不要去参与到赌玉,妈的,那个可是害死人不偿命的东西,听说,很多家族,都是有人参与去了赌玉,一夜暴富的有,一夜之间倾家荡产的也不少,最主要的是,那玩意完全就是靠运气,你带几百亿过去,都玩不了多少的,我们龙帮好不容易发展到现在,可千万别败在一个赌玉上面啊!”
 
    黑寡妇自然知道,叶潇不是对玉石有了兴趣,而是估计想要摆设阵法。
 
    这样的事情自然不能够随便说出来,虽然说周凯不会出卖叶潇,但是,要是说出来之后,就一传十十传百的传了出去,恐怕,龙帮会阵法的事情就不是什么秘密了,这样一来,就算是顶上的那十二巨头估计都坐不住了,点了点头道:“龙主不会沉迷什么东西的,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放心,好了,你回去吧!”
 
    听到黑寡妇下了逐客令,周凯正准备离开,突然想到黑寡妇今天还得参加擂台,停下来望着黑寡妇道:“你不参加?”
 
    黑寡妇也是微微一愣,这才想到了,自己的比赛还没有完,回过头望了一眼叶潇呆的房间,她也知道,叶潇应该是要研究阵法,就不知道要多少的时间才能够研究出来了,自己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作用,想到周围还有那么多的杀手,恐怕都掩藏在天机市里面,还是跟着周凯一起走出去,先是来到上官玉儿住的地方,看到上官玉儿坐在房间里面,手里捧着一本书,对于这个女人,黑寡妇本能的也有几分忌惮,不过,为了叶潇的安全,不得不开开口道:“你能不能去我别墅外面保护一下龙主,不要让任何人接近我的别墅?”
 
    上官玉儿一脸错愕的望着黑寡妇。
 
    黑寡妇咬了咬牙,沉声道:“龙主在我的别墅里面有事,今天,有杀手在我们龙帮对龙主出手,如果不是龙主新收的那个大个子,估计今天龙主也要受伤。”
 
    听到叶潇差一点受伤,上官玉儿脸色突然一冷。
 
    不过还是点了点头,将手里的书放到了一旁,道:“好。”
 
    听到上官玉儿答应下来,黑寡妇也松了一口气,她可是最清楚的,龙帮有两个人,完全不用给叶潇的面子,一个就是眼前这个女人,还有另外一个就是慕容苍山的女儿慕容晚晴,点了点头,也没有继续留在上官玉儿的这里,走到门口,犹豫了一下,还是回过头,一脸凝重的望着上官玉儿道:“龙主现在不希望被任何人打扰,所以,里面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都最好不要打扰龙主。”
 
    上官玉儿听完黑寡妇的话,微微愣了愣神,不过还是点了点头,拿着她的春秋烟雨剑就走出了房间。
 
    黑寡妇回到龙帮总部外面的擂台,看到黑寡妇回来,而叶潇没有一起回来,陈雪松直接走上去问道:“龙主呢?”
 
    “有事。”